<noframes id="brb33"><form id="brb33"><th id="brb33"></th></form>
<noframes id="brb33">
<noframes id="brb33"><address id="brb33"><th id="brb33"></th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brb33"><address id="brb33"><listing id="brb33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brb33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brb33"><nobr id="brb33"><meter id="brb33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brb33">

    <address id="brb33"><address id="brb33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22—從替蔣介石改名想到的 (陸谷孫)

     發布時間:2012-02-09      訪問次數:1542


    從替蔣介石改名想到的

    文學院教授  陸谷孫

     

       上周六幾個朋友餐敘,就聽說了有人把Chiang Kai-shek (蔣介石) 謬譯作“常凱申”,譯者還是清華的老師。一家牌頭很硬的出版社也不知道是怎么把的關,居然讓謬誤漏過了校對環節,粉墨登場。飯友們當時就說, 這下又要惹出軒然大波了。上一回是Mencius (孟子)被謬譯作“孟修斯”,譯者是北大的。我稱這種錯誤為謬譯而非誤譯,是因為出錯的原因不在于譯者的外文修養欠缺,而是因為身為中國人,對中國文化在國際上的傳播隔膜至此,又懶得查問,實屬荒謬。我仿柳宗元的話,口占兩句形容:“誕漫之‘譯’勝,名實之事喪”,可嘆??!

    但我又不主張像某些校長那樣,因此嗤笑北大、清華;也不愿落井下石,圍剿兩位譯者,只有一言相勸:你們的“童子功”可能還須好好歷練。就拿蔣介石在“外譯漢”的書刊中,以前也見過誤譯,把他的“委員長”頭銜譯作“大元帥”(從英文的Generalissimo而來),好像也不曾見人指謫。畢竟“荷馬也有打盹的時候”,只要別呼呼大睡就是了。

    令我感到悲哀的倒是眼下的教育。當年周揚還強調過“三基”, 即基本知識,基本技能,基本理論。今天如果重新在“基本”兩個字上提出嚴格要求,別忙著“接軌”、“擴招”,以一年讀過幾本或幾十本書(爾后才是發表過幾篇文章)來有效考查教師,我看“常凱申”和“孟修斯”類的謬譯說不定可以避免。提出“研究型大學”本身是沒有問題的。這種類型的大學可說是人類從中世紀向現代過渡過程中,響應理性,適應市場的必然產物(有興趣的教育官員可讀威廉·克拉克著《學術魅力和研究型大學之起源》一書,2006年芝加哥大學出版社出版),但看看我們現在如何在相當程度上,仍得依靠人脈關系獲得排名占先,立項優先,提職超前,是否有點像仍然生活在中世紀的“失樂園”(借用上述威廉·克拉克語)中?

    基本知識中很重要的內容之一是歷史??梢院苡邪盐盏卣f,史書讀得多的人,結合譯出語的上下文,怎么也不會犯“常凱申和“孟修斯”之類的錯誤?!耙磺邢蚯翱础?、“宜粗不宜細”之類的話說多了,誤導作用已經十分明顯:蔣介石變“常凱申”之外,教授不知道“馮婦”是男人,大學生不知道“三面紅旗”、“四人幫”為何物,憤青說不出貧弱中國當年受辱的種種細節。須知歷史若不及時清理,是要成為包袱的,一個一個往肩上扛,如何還邁得開前進的步伐。我所尊敬的陳樂民先生前不久謝世,他曾是我黨外交干部,后入學界,潛心研究“歐洲學”。他就認為北歐和西歐的幾個主要國家,雖然也有各種民族、宗教、政黨紛爭,之所以能相對長治久安,一個教益就是人家能及時清理有可能成為歷史積案的各種問題,如此,新歷史主義想給希特勒、貝當翻案嗎?沒有市場!如此,東歐變色后,拆墻毀檔,不折騰,不糾纏,也才有今日的穩定。我們這兒有位哲學教授把歷史說成“奢侈品”,好像只講“民生”才是發展正道,好像國人全是飲食男女。其實,歷史教會我們“一之為甚,其可再乎?” 有個“常凱申”和“孟修斯”夠了,以后可別再謬譯了。

    “常凱申”和“孟修斯”從另一個側面證明,我們的文化軟實力還遠不像我們中一些人自己認為的那么強大。連老祖宗(我是說孟老夫子,不是蔣介石)的名字,在名校學者手里回譯過來,都能鬧出如此笑話,在外建再多的孔子學院,恐怕也是騏驥踞躅,虛名大于實效。有位外交老人吳建民最近說了句“韜光養晦要管一百年,”在網上被罵得狗血噴頭。我是同意先生的觀點的。即使僅從經濟發展而論,貧富不均,利益分配不公,天災人禍百罹,會不會導致國蹶,憂危預謀總比放大自戀為好。此外,從技術層面,謬譯來自誤讀,連拉丁化的中國人名字都會誤讀,對其它的洋文就更難保證沒有誤讀了。小巴辣子誤讀還不打緊,要命的是參與決策的高官、專家、學者在重大問題上一再誤讀。

    順便說一句,我十分敬佩發現“常凱申”謬譯的高山杉先生,曾四處打聽他何來如此學養和外文功力。這次又增加了一條敬佩的理由:先生讀書多且精細。我要好好向他學習。

     

    欧美一级毛片免费高清视频-国产亚洲观看视频在线